战且歌_不甜死人不改名

-我的生命里有你,你的生命里只有星辰大海,因为那是你的征程。
-战且歌,只会甜文的渣渣。
-好多好多圈儿。
-你们的征程是星辰大海,我的征程是你们。

“妈。”
我看着她腰疼得要死还坚持做家务的模样很不是滋味,可是还有谁会做家务呢?结果不还是只有她。
“你休息一会儿吧。”
“靠,小小姐,我不擦地你来擦?今天是母亲节吧,就给我带包瓜子,真是。”
她直起腰来看着我,我知道她是为了让我做作业而扯的,所以我也很难过。
你知道吗,我跑遍了精品店,可是都没有找到一个务实的东西;你知道吗,我一家家花店看,可是都没有找到一朵能够与你相配的花。妈妈,我知道你的嘴硬,你的心软,你对我的爱,我都知道。
你是辛苦了,真的辛苦了。
你说你和别人的妈妈不一样,你说你心好大,你说你绝对是我的后妈。
呸,哪有后妈和继女这么像的啊。
你尊重我的爱好,可也不是纵容,你会适当的阻止,哪怕知道之后是暴风般的责骂与埋怨。
你把我放在一个平等的位置,虽然有的时候会对骂,但其实都是你先认错。
不写了,不继续啦,你估计又要骂我矫情咯。
亲妈,你真是我亲妈。
辛苦啦,亲妈。♡

我大半辈子手上都拿着枪在扫射,可是Groot他不一样。
他这个人...这棵树很友善,能和任何人做朋友。
当初在牢房见到他的时候,我也听不懂他在说什么。
但是现在我发现我很有语言天赋,因为我们一样都听了几千次“I AM GROOT.”可是我能懂他的意思,你们不能。
爷就是那么厉害,尽情膜拜吧,爷等着呢。
我这人不怎么样,一直都不怎么样,讲话凶巴巴的,不承认自己是浣熊,不过现在我认了。不就是浣熊?爷可是全宇宙最独特的浣熊。
我挺佩服Groot的,他居然能受得了我,不仅如此,他对我友善的令人发指,他会用树叶给我做窝,只是为了防止我睡得不舒服。
——那些叶子的气味真的很好闻,很清新的味道,那是他身上的味道。
你们不能否认我很厉害,因为我对于机械的造诣你们都比不上我,嘿,哪天你们也能在几十秒内就想好并且拼装一个炸弹再说话吧。但是我也很没用,我不敢在朋友,在家人面前说实话。我爱你们?太恶心了...我居然说出来了?真是不可思议。
听好了,我是Rocket,整个宇宙独一无二的,你们最最厉害的Rocket大爷。
我的挚友是Groot,我的家人是银河护卫队。
我、不、是、浣、熊。
以上,我没有承认过我是浣熊。
注:
1、我真的是全宇宙最出类拔萃的飞行员。
2、我没有输给过星爵。
3、我战无不胜所向无敌。
4、有什么反对意见都不许说,好好闭上你们的嘴巴。

*勇度
*私设多如狗
*呸!这不是正经文!父子向!(?)
*啥?他怎么可能不是傲娇?shut up!

“你的名字是?”
“Peter.Quill.”小小的少年瘦弱不堪,头发零乱地贴在额头,眼睛透露着害怕与惊愕,他的手中死死捏着随身听和磁带,他的胸膛剧烈的一起一伏。
“wel,我劝你最好听话点,不然,嗯,”蓝皮儿的人眼珠转了个圈,然后露出他一嘴不整齐的牙齿,笑着,“我吃了你哦!”“求你不要!”Peter发着抖喘着粗气,他很害怕,这没有什么可质疑的。“哈哈哈哈哈!不想让我吃掉你的话,就给我做事吧!”瘦小灵活,很适合钻到大人进不去的地方,很有用呢。Yondu用手抚了抚下巴,眯着眼,老谋深算的样子。
-他当然只是想制止Ego的暴行,一开始。
“嘿,Peter,你这个该死的,天杀的小滑头!”Yondu撩开衣服,皱着眉故作凶恶的样子,假意要吞了Peter一般,“给老子滚回来好好学枪!”“嘁,我早就会啦,老顽固!你总不让我上战场!”“那对你来说太——”“你总是这么拒绝,‘太危险了,不适合孩子’,哦,真是不明白有什么危险的,我还从来没有见识过!”Peter学着Yondu粗声粗气,没有好意的语气,翻着白眼,摇头晃脑,末了还用手指勾住嘴角吐了吐舌头,附赠了个鬼脸才继续跑,丝毫不在意Yondu的威胁。
一次这样就算了,两次三次都这样,早就知道Yondu你不会对我下手啦,哈哈!
-战场可比你想象中的危险啊,不过既然你要求的话。
“哟嚯——Star Lord驾到!!!”青稚的少年咯咯笑着操控着飞船,偶尔还发几发子弹,好不畅意,灵活的闪避开几发攻击,他觉得自己厉害极了。哦,他正是年轻气盛的年纪呢。“Peter!”Yondu吹着口哨指挥着自己的追云箭射落了那意欲攻击的飞船,可是还是有点儿迟,炮弹已经发射了。Yondu事后回想,当时可能是愧疚的思想在作崇,或者是年少(?)轻狂,他不顾一切的,快速的驾驶飞船冲到了Peter的前面,替他挡住了这一发攻击。
“...Yondu!Yondu!”再熟悉不过的声音了,Yondu很开心他没有受伤——等等,开心?他费力地撑起身,嘿,真是想太多了。“臭小子,老子我还没死呢!”不分轻重地一掌拍上去,Yondu生音沙哑笑得灿烂,“别跟哭丧一样...喂!喂...”少年突然抱上来让他猝不及防,小小的躯体瘦弱却很温暖,Yondu一时间竟有些贪恋,其实这样也不赖,他想。“Yondu,对不起,对不起,我以后不任性了,你好过来吧。”平日里只会瞪着他的眼睛泪汪汪的,睫毛上还挂着几滴晶莹的泪珠,眼眶红着,看着就让人心疼。“God damn it!这是Peter?谁把他掉包了!”Yondu夸张的说着,满意地看着小家伙生气的可爱模样,这样才自然啦。
-感动?...没有,怎么会有这种情感呢。
“Yondu...”
“Yondu...”
不知疲倦的,一遍又一遍的呼喊着他,这一刻,Peter是多么希望他能再次坐起来,给自己一巴掌啊!可是,他闭上了他的眼了,不再睁开了,这一次不是在开玩笑了,这是真的。
Yondu死了。
Peter不止一次希望那个死的人是他,可是事实摆在了他的面前了,他以后再也,再也见不到Yondu了。
没有人能够取代的,独一无二的Yondu啊。
-他长眠在浩瀚而浪漫的宇宙,作为掠夺者的一员。

*干脆面x格鲁特
*可能是友情向吧。
*英文名儿,慎。
*短,短。
*ooc属于我,私设多如狗。

“...你为什么不再说一遍呢?哼?”矮小的浣熊,不,Rocket两只爪子抱着凶,龇牙咧嘴表情狰狞。他乌黑发亮的眼死死盯着面前的小树人,那么黑的眸中有着怒气,他在吼他呀。“I am Groot.”Groot宝宝瘪了瘪嘴,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招惹了Rocket了呀,是因为在他脸上跳舞,还是因为一不小心把他比.较.喜欢的那一袋子钱给Peter了?哪一个呢?
对了,是比较喜欢哦。
“哈?你不知道说什么?还要爷重复?...靠,爷怎么可能重复啊!”烦躁地抓了抓自己的耳朵,Rocket从来没有这么尴尬过,不知不觉就爆了粗口,目光偏移,发现不对后又立马转回来。果然,那个树人宝宝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。
他有些无奈地躺下,四仰八叉,胸口微微起伏,他经常含着怒气的眼看着绚烂的星云。Rocket突然笑了一声,从胸腔中发出的沉闷笑声,他在嘲笑自己为什么那么好满足啊。他翻了一个身,闭上眼叹了一口气,冰凉的金属质感让他的思绪稍微清晰了些。他小声嘟囔,自言自语:
“一声谢谢而已嘛,爷当然会永远保护你的。”
-虽然方便面大爷您一直在被树人,不管大还是小,保护呀。